最新新聞 :




主页 / 本地新聞

沙巴在鄭和航線佔重要部份
楊德利促絲路學會糾正
將婆羅洲納入下西洋版圖
出版日期: Monday, March 11, 2019
文本大小:

【亞庇十日訊】沙巴海上絲綢之路學會顧問拿督楊德利指出,古時鄭和下西洋的歷史版圖,當時沙巴有一部分版圖是屬於汶萊。為此他建議,該學會作為研究組織,應向其他團體,譬如廣東華僑博物館分享這些資料,要求將婆羅洲納入鄭和航線的一部分。

他說:「胥視該博物館所陳列的海上絲綢之路地圖,把婆羅洲給忽略掉。」

他指出,根據署理主席拿督楊忠勇博士所整理出一套有關海上絲綢之路、內容豐富的幻燈片,證明鄭和艦隊曾經在婆羅洲靠岸,包括汶萊和沙巴。

他說,有些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路線圖將鄭和展開“婆羅洲航線”給忽略掉,而這些證據修正相關錯誤。坐落在山打根的鄭和河、山打根毗鄰在蘇高的歷史遺跡、瓜拉班尤的部落、古達的海底船骸等,顯示出沙巴在鄭和航線中占據重要的部分。

他指出,實際上,中國主席習近平去年11 月官方汶萊時稱:「中汶兩國是隔海相望的友好鄰邦。汶萊自古便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早在中國西漢時期,我們的祖先就通過這條海上紐帶互通有無,譜寫了相知相交相親的美好篇章。鄭和率領船隊兩次途經汶萊,給當地人民帶來了和平與友誼,被汶萊民間親切稱作“鄭和元帥”。」

「斯里巴加灣市的王總兵(或稱黃森屏)和蒲公之墓、中國南京市的浡泥國王墓,都見證著兩國悠久的友好邦交。」

楊德利是昨晚在『沙巴海上絲綢之路學會第三屆(2019-2021)理事會宣誓就職典禮』致詞時,如斯表示。

他也指出,該協會過去數年裡有幸由署理主席拿督楊忠勇教授的領導。我們都知道,楊忠勇有能力建立沙巴與國際的網絡。他帶領我們參加多個訪中工作團,其中包括參與2016 年舉辦『首屆沙巴深圳一帶一路外貿會』。

有鑒於此,他表示,基於該學會創會會長陳明發博士的遠見,創辦海絲會。根據記錄,這是全馬首個註冊成立的海絲會,其註冊日期為2014 年1 月。即是中國主席在印尼首都雅加達宣布“一帶一路概念”的3個月之後。

「當時,沒多少人知道現代絲綢之路(從中國橫跨中亞經陸路到歐洲)的細節。至於海上絲綢之路的概念,更鮮為人知。若沒有陳博士的先見之明,將不可能有這個在沙巴推動“一帶一路”概念的學者,我由衷感謝陳博士所作出偉大的貢獻。」

他相信,在陳氏繼續參與之下,該學會能夠出版“一代一路”(OBOR)概念的論文作為沙巴的參考,包括沙巴人如何參與一帶一路商機的指南。

他說:「譬如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區為東南亞人開闢巨大的商機。我們應不斷提醒自己,沙巴、汶萊和蘇祿在西方殖民國家到來之前,就已經與中國直接交往數個世紀。」

楊德利也促請,作為深知一帶一路對亞洲有有利的人,該學會應該勇於對抗西方媒體反對一帶一路的負面宣傳。

他深信一帶一路是對沙巴有利。對於一帶一路概念的負面報道,尤其是使用西方新聞來源的英文媒體所刊登的,實際上是某些擔心中國和平崛起而製造恐慌的國家所掀起全球媒體戰的一部分。其中最廣泛流傳的說法是“債務陷阱”論,即如果某國向中國貸款,該國即被中國困住。

他說,然而實際的情況是,由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形同世界銀行及亞洲發展銀行。中國主席是於去年10 月在雅加達宣布AIIB 成立。

該銀行目前已包含69 個國家,包括馬來西亞、英國、法國、德國、澳洲。馬來西亞應該利用這個AIIB 獲得發展資金,而不必擔心陷入圈套。

他說:「大家探討一下,如果某些國家開始對一帶一路失去信心,其政府將不支持一帶一路的概念。一旦出現如此局面,大家就陷入“不明智地否決經濟進步”的悲劇。」

另一方面,他也希望由拿督楊秋立率領的新屆理事,能夠舉辦更多有意義的講座和商業網路活動。

他表示,楊秋立是位有經驗的領袖,對沙巴的視野廣泛深遠,在其率領的強大團隊,能讓該學會攀上更高層次,讓會員能和一帶一路的商機接軌。(H)



廣告

Advertisement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本地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