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孩」舞台劇導演賀世平 / 堅持選擇用戲體驗人生

出版日期: 2017年 06月 19日 (星期一)
电邮     打印

【本報納閩十八日訊】否定"戲子無情",捍衛"戲子有情又有義"的賀世平,特別眷戀劇場,偏向於用戲體驗人生,用戲劇表達人生;然而,戲劇這一條路不好走,想當演員的人,首需將錢財置之度外,並堅持己選,及需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

新紀元學院戲劇與影像系主任兼講師賀世平接受本報專訪時如此表示。

「三个小孩」舞台劇全馬巡迴演出超過100場,東馬方面,納閩是第109場,之前只在亞庇演過一場,第110場林夢,第111場美里。

「三个小孩」取材自我國英語劇作家廖培珍的同名原著,改编時將馬六甲鄉間故事改成大都會的茨廠街,以更接地氣。内容亦改為從華人文化習俗教育的演變,來探討民族身份的自我認同,透過小孩的角度笑看歷史。

極簡主義劇場:演員展現精彩表演,讓觀眾更為專注觀賞表演本身。

"這劇以1桌4椅的極簡道具,以假定性的戲劇手法呈現。極簡的難度,在於演員如何展現精彩的表演,而極簡的好處,也在於觀眾更為專注觀賞表演本身。當然,學戲劇就在於訓練孩子在觀察、感受,思考和表達這四個方面的發展,是更全面的個人成長。"

東馬觀眾水平較一般,不亦接受過於抽象深奧的概念。

提及舞台劇或劇場在國內尤其是東馬的受落程度,他說,普遍觀眾受落與否,比較關乎演出的吸引度,只要好看,觀眾依然會喜歡。他有感東馬觀眾的水平較一般,尤其不易接受過於抽象深奥的概念,因此,要普及就不能太脱離群眾。

眷戀劇場:戲子有情又有義

有句俗語為"戲子無情",賀導大表不同意。他稱自己在大馬劇場這些年来,最大的動力是"戲子有情,又有義",戲子皆是性情中人,富有人情味。他反而覺得戲子感情豐富感,有情有義,促使他對劇場特別眷戀。

純藝術劇場應該如何歸類為"純"?

當被問及純藝術劇場在國內的出路如何?賀導反問,純藝術劇場應該如何歸類為"純"?商業與藝術可能在某個點上結合,這還得看創作者或制作單位名自定位,若完全"純白"到毫無商業考量,肯定難以生存。他打趣地說,從他選擇戲劇的一開始,已將錢財放在次要,生活夠吃夠用即可。

演員與明星的區別

賀導表示,演員和明星是有區別的,明星有他的特質,不然公司亦不會砸錢包裝。演員並不是人人能當,除了講究實力,還得靠際遇。每個人的資質、顏值等各不相同,以及是否符合角色的條件要求?甚至應徵時的表現都有影響。縱然人有才華亦要適時適地表現,主動争取才有機會。

他鼓勵想當演員的人,最好學多一門技藝傍身,比如化妝、佈景、剪接、燈光、行政等,人多一把刀,自然多一口飯吃。

用戲體驗人生 用戲劇表達人生

"我從事戲劇工作,偏向於用戲體驗人生,用戲劇表達人生。入行勉強不來,每個人皆應該根據自己的興趣或才能特質去選擇自己想走的路。單靠興趣並不夠,每個人需對自己的選擇負責。若不能堅持,就別想擁有更大成就;若工作態度不好,就別想別人給你機會。戲劇這條路從來都不好走,成功的那些人,肯定比別人付出得還要多。"他語重心長說道。

今年51歲的賀世平,來自吉打州雙溪大年,兒時志願希望長大後當漫畫家,中學時才發現自己對導戲有興趣,1991年畢業於馬來西亞藝術學院首屆戲劇系,投身戲劇界26年。

 
隐私政策声明: 本网站登载的所有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其版权属华侨日报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 版权所有 2017 沙白出版社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 | 隱私聲明 | 使用條款 | Powered by JuiceA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