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聞 :




主页 / 东海岸新聞

斗湖國席來屆大選成兵家必爭之地
國陣巫統難成氣候
料將是反對黨之爭
出版日期: Saturday, August 06, 2022
文本大小:

【本報斗湖五日訊】作為兵家必爭之地的斗湖國席在來屆大選必掀起多角戰,唯巫統附庸黨林立已難成氣候,反對黨之爭才是重點!

首相一句“大選將近”使大選熱逐漸升溫之餘,各黨斗湖國席人選亦成話題。對斗湖選民而言,向來主牢勝負票倉的友族票源隨著國陣巫統的分裂和附庸政黨的林立,一錘定音的角色也宣告結束。國席三州裡票源最為豐富的西里丹絨將成關捷,更成拉票日程的重中之重。

斗湖選民,尤其西里丹絨選民在經過當年聯邦副教長瑪麗葉的洗禮後,已深感西馬政治勢力不可靠的事實,畢竟淪為陣定存州多年的沙巴不僅未獲得應有的待遇,日子更如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地持續衰敗,試問還有誰會相信西馬政治勢力能救沙巴的言論!?

同樣的,斗湖選民在509改朝換代的大潮裡選擇了素未謀面的天兵劉靜芝也不應被視為支持藍眼、支持女權或支持倒桶(巫統),更貼切的說是受到當年改朝換代的感召和激昂的救國意識。因此,劉靜芝的勝選不能被視作個人能力或魅力的號召,也不是藍眼救國英雄的橫空出世。

時隔四年餘,作為斗湖國席的捍衛者,劉靜芝自然積極尋求重作馮婦蟬聯成功,試問藍眼甚至希盟諸黨有誰比她更具備斗湖國席的競爭力?第一,斗湖國席向來是華裔候選人席位,希盟誠信黨以友族為主流自然難有合适人選,火箭亦因自身華裔巿場的局限也難扛大旗。最初的成員黨土團黨也因喜來登政變自成一派,沙巴土團更與509死敵巫統組成聯合政府,當年的改朝換代早已抛諸腦後。縱觀希盟諸黨,藍眼出戰斗湖國席已成定局,唯藍眼人選的變更可能也是微乎其微,畢竟作為藍眼主牢華哥的心腹,只要劉姐點頭自然就手到拿來!

是否成為候選人是一碼子事,而能否勝選又是另一碼子事!因為黨主席的首肯並不代表選民的認同,尤其要獲得政治覺悟更高的華裔選民的認同與支持,那絕非喊喊口號、許許承諾就可俘獲民心。正如向來挑剔的西里丹絨選民連劉姐勝選後“回來斗湖服務”的次數都能數得鉅細靡遺。十隻手指都能算完的“成績”可以拿來忽悠區外人,但對西區人民而言,這是痛失按櫃金的致命傷。

作為最有力的斗湖國席挑戰者--民興黨的一舉一動自然深受關注,而近期在華裔社區動作頻頻的民興黨在泛民希盟土崩瓦解後更是名正言順地進軍藍眼地盤。民興黨副主席拿督王鴻俊能在亞庇亞庇州席安排新人律師莫小平對疊劉靜芝,自然也會物色合适人選在斗湖揮舞戰旗。如果以“華裔事務委員會”作為衡量該黨華裔選區候選人的基本準則,那斗湖國席自然數該委員會宣傳主任兼斗湖區協調員拿督陳志新呼聲最高,委員會阿拔士協調員鄧穎歆律師同樣不容忽視。

無可否認,陳志新早在未有任何政治背景時,已積極在斗湖華社乃至馬來社區的活動,這也為其積累一定的知名度和支持率,就連當年509劉靜芝回湖競選時,也力邀其協助拜票。如今陳志新已正式加入民興黨,旗幟鮮明、立場明確的情況下,相信其出征斗湖國席必有一定的號召力。

最為關鍵的是,斗湖選民尤其極度挑剔的西區選民對選員向有“要會做工”的首要要求,即時刻為民服務、時刻在湖服務、時刻關注民生、時刻為民鳴冤!總而言之,西區選民就是要經常看到YB在斗湖“做工”!這一基準就明確標示了被受認同和支持的候選人必須具備“人在斗湖、家在斗湖、心在斗湖”這三大條件。



廣告

Advertisement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东海岸熱門新聞